情系曲园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系曲园 > 正文 情系曲园

曲阜师大艺术系首任总支书记朱振华口述“西伯利亚”历史

作者:朱振华发布日期: 2015-03-17浏览次数:

一、各方筹备始创系

一九五六年,山东师专从济南迁到曲阜,更名为曲阜师院,我是五五级学员,跟着到了曲阜,当时只有两座二层教学楼、两座宿舍楼,一个大餐厅,……西北角是一片荒野,建了农场,荒凉的很!所以大家都称它为“西伯利亚”。它就是咱们艺术系的老家。七五年,党委研究是否建艺术系,绝大多数认为艺术系教学设备、用具需大批经费,争论不休。党委书记王路宾(后调到北大任党委书记)大胆拍板:有条件上,沒条件也要创造条件上!理由是全省急需艺术教学人员,建系也能活跃全院的文艺气氛。决定调数学系党总支书记朱振华、外语系主任陈亚民,开始创系活动。

二、招贤纳士谋发展

建系的任务是调教师。山师也新建艺术系,人家底子厚,地处济南市,调教师不成问题。我们跑遍山东各县市文化館,调来第一批教师,如:匡祥盛、苏金英、曾凡乡、谭英林、高天祥、李瑞、王义侠、孙瑛、纪素英等。文化馆不放,我们通过省厅硬调。名额不够,我们到全国各地借调,只要有才、不论职务、学历,调来就上课,原则是要受学生欢迎。学校给以试用期发临时工资。如青岛知青侯康为、历城区农民陈玉圃……就是第二批。又从山艺等地调來毛岱宗、毕茜茜等没学历或是专科学历,我们就把他们录取为七七、七八级学员,边教边学、毕业后成为正式留校教师。再一个提高教师水平的途径就是在不影响教学的情况下,轮流到全国知名高校进修。只有农民陈玉圃,厅里连个工人名额都不给,也不能长期当临时教师。系里给他画室、供应各种用品,支持他考上广西艺院的研究生,如今成为南开骨干,全国乃至世界知名山水画家。同时也请山艺知名教授兼职授课,南艺、浙美知名教授任职数年,安排他们家属住职工宿舍。就这样免强送走七七、七八级学员。今天看来,我们学生毕业后、表現优异,全曲师大人都感到欣慰!

三、艺术系管理二三事

艺术系学生散漫,不好管理,这是一般人的印象。所以院领导专查艺术系,早操按时检查,这也是对系领导的督促。记得我和辅导员到学生宿舍督促,记得掀了不少男同学的被窝。在这方面女同学很自觉,值得表扬。沒想到艺术系的早操,在全院被评为先进。再就是三不規定:不准穿高跟鞋、不准燙发、不准谈恋爱。逼着女同学到校门口修鞋处,按两公分規定把高鞋跟切去一大截。有一天,院长又点我的名,说艺术系还有穿高跟的。我说我专门开会传达了,不会吧?第二天院长公布查到的不是艺术系而是其它系的,我才松了一口气,心想,我们艺术系的女同学是守紀律的。通过这次批评反而提高了全院师生对艺术系的评价。

四、值得骄傲的事情

艺术系值得骄傲的几件事。一、大型的毕业演出引起轰动。我们由匡祥盛主任亲自培养并指挥的敢与专业歌舞团相媲美的全面型的大乐队。当時乐队缺双簧管,我们就到山艺专科班,调来谢安庆和曲永新入了本科班,充实了乐队;舞蹈是演出的又一特色,刘、赵的托举和刘、赵、王、刘的斗牛舞,扇子舞、织网舞、草帽舞……至今沥沥在目;独唱、小合唱、二重唱都不一般,与大提、貝司、扬琴……配合的那么默契。因为这些优势特点,我们到济宁、泰安卖票演出,场场满员,应观众要求加演数场。最后打进了济南山大、铁路文化宮。最值得骄傲的是竟然杀进了山师大的礼堂,而且受到好评。这次演出的经济收入相当可观,都上交院财务科了。回想起来,怎么不给同学改善生活留下点小金库,太死脑筋了,请师弟师妹谅解噢!

五、荷花池的故事

全院十几个系,人家都是高楼大厦,明亮的大教室,有暖气、有电视房……唯有艺术系缩在荒凉的“西伯利亚“太寂寞了。我和梁主任、陈主任,赵书记、辅导员李振华、杨守存商议,与人攀比倒不如自已创造条件自取其乐,挖个荷花池既美化环境又可提供美术班写生画荷。老师们都说领导劲头真大,可只赞扬但不动手。我们有近三百学员做后盾,谁怕谁!召集班长开个会、向农场定了藕种,哈哈!第三天就动工了,各班同学轮流上岗,真有五十年代全民大炼钢铁的声势,小菜一碟,几天就完工了,放上水,因为是沙土地,几天就干了。连续放了几天水,不知何人向院长打的小报告,院长亲临,批评用自來水太浪费。也不能前功尽棄啊,连夜借来水泵从大污水井里连夜进水,不仅解决了水源问题,同时给可爱的荷花池施了肥。时光荏冉,滿池的绿荷,中间开出了大红大红的荷花。不同意的人服气了,院长还亲自来欣赏荷花呢。连称漂亮,还问中间留的是什么?我隨口应答:荷花島,供大家上島观花聊天。

六、师生共筑钢琴之“家”

七、六级是首届学员,入校了还沒有琴房,暂借外语系几间教室,既上文化课又当钢琴室,还要用于宿舍,记得一间教室放了近二十张双人床。天啊!这日子可怎么过?这时就有人笑说:你们不是创造条件也要上吗,快创造条件啊!这句话激怒了艺术系师生,好!我们自已创造条件。“西伯利亚”只有一个大活动室,旁边有一间小阅览室,北边几间教室,荒凉的很。钢琴卧在仓库里。老师的家成了备课室,声乐课有时也到老师家里上。怎么办?师生痛下决心,自已动手建琴房和宿舍。老师上完课就換上工作服,和同学一起拉着地排车到八里外的石庄拉砖、石灰、木料等,七六级学员是工农兵的代表,什么人才都有,设计、施工都不在话下,不几天五排琴房(第六排是以后补蓋的)拔地而起,还没上樑就引来外系师生围观,齐赞,真了不起!这进一步激起师生的斗志,上樑、掛瓦、泥墙……有时挑灯夜战。记不清多少天,只记得墙未干,师生就乐呵呵地搬进自已新建的琴房,鞭炮齐鸣,院领导和外系师生都来祝贺!这是艺术系又一大亮点,这奇迹真应该记入吉尼斯记录。它铭刻着艺术系师生的艰辛与喜悦,后世绝无仅有!值得曲师大艺术系人的骄傲!自豪!正因如此激起同学们的学习热情,好傳统一级一级的传下去。

朱振华,男,1936年生,中共党员、研究员,我校艺术系首任党总支书记。1957年毕业于原曲阜师范学院数学系。毕业近一甲子,他仍然深深眷恋着母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