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系曲园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系曲园 > 正文 情系曲园

大学,最美好的遇见

作者:发布日期: 2017-10-18浏览次数:

    过了不惑之年,突然喜欢起了拾花弄草。从报社院子里挖来两盆新土,看一眼长得枝杈横飞无边肆虐的绿萝,剪了一把枝蔓,埋在盆里。绿萝根慢慢扎下,日渐茁壮,爬满了阳台,而一到晚上,就有蛐蛐的鸣声传来,从弱到强,飘入耳房;听那叫声,定是比斗时王者的气派。想瞅瞅这蛐蛐长得啥样,走近了,蛐蛐立即沉默不语,和我们捉起了迷藏。老公说,这一定是挖土时把土里的蛐蛐也带过来了。据说蛐蛐只有5个月的寿命,和我们的遇见,却是它一生的宿命。


  卢思浩说,但凡能遇见的,一定都有原因。说起遇见,不得不提到曲园。


  那一年,满校园都飘着罗大佑的 《恋曲1990》。中文90级有三个班,位于文史楼的三楼。一个小教室,一个大教室;每学期每个班轮流来小教室,大教室里两个班就融成一个班。因着这样的环境,130多位同学就有了诸多交集。一见面马上用各色乡音瞎侃的老乡、同宿舍却不在同一班的7位舍友、以 友情为招牌的男女联谊宿舍、志同道合瞎浪漫的文学社、喜欢文艺的一小撮 文艺青年、各种体育竞技类爱好者、班里系里学校里担任小头目的学生干部、喜欢发呆的吃瓜群众……总有一种类别,一个阶层,把你划入一个圈子,而彼此的圈子是交集的、互动的、友好的、协作的。


  可我们的 WC同学,似乎不属于任何一个圈子。


  因为家庭变故,WC进入大学起,就把自己封闭了起来。除了开学时自我介绍的我叫WC”外,大学四年,没有听他讲过一句话,也没有和他说过一句话。或许因为女生的矜持,但说句实在话,大学里刚刚从黑暗的金字塔中释放出来,满身的荷尔蒙,激情洋溢的青春都无处安放,怎么可能会注意到踽踽独行的WC呢?


  四年下来,除了知道大学有个同学叫WC外,对他的情况一无知晓,记忆中偶尔会闪现他拿着快餐杯,去食堂打饭的落寞身影。


  大学毕业,读研,工作。毕业十几年后,一个秋风乍起的日子,在济南工作的大学同学聚会,WC的出现,亮瞎了所有人的眼睛。


  彼时,他刚刚考入山大读博。很多人的初次遇见,都像久别重逢;我们的重逢,却似初次遇见。WC向我们娓娓道来这十几年的苦逼人生。

WC一直秉持孟老夫子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的坚强理念,毕业后本来分到城区的一所学校,他却主动要求到了枣庄最偏僻的一个乡镇教学,过着苦行僧般的生活。其间结婚生子,爱人的关爱、儿子的出生,让他这颗冰冻的心渐渐融化,意识到只有改变现状,才能给所爱的人一种更体面的生活。爱人下岗,孩子要到城里上学,在大学同学的帮助下,他去城里的学校代课,终因无法解决编制而奋发考研。读研期间他半工半读,把娘俩带到学校一起读书生活;考上博士,他又举家迁往济南。这次聚会,是他主动联系了同学,来济南后首次露面。


  我们惊异于 WC的巨变,可是,如果说,这赤裸裸的现实让一个与世隔绝的悲观派变成了一个乐天达观的上进者,现实残酷点又有什么不好呢?


  其实,我还有一种莫名的惊喜。


  这次遇见,让我们失联的同学终究回归。


  大学的遇见,没有珍惜;现在的遇见,弥足珍贵。

  热心的同学们顾及他的尊严,力所能及地为他做点事:帮孩子联系个借读学校,帮他找找兼职代课。我所能做的,是把报社编辑的邮箱和联系方式给他,约了几篇评论稿,毕竟,中文博士的文笔还是可圈可点的。


  有次在山大校园偶遇,行色匆匆的他满脸的充实和快乐。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大学时像蜗牛一样把自己封闭起来,没有融入大家;现在想想很后悔;如果有机会重新来过,我一定会是另一个活法。


  错了,WC同学,无论你怎样过,你都是我们同窗四载的曲园亲同学。既然遇见,就不要抱歉。


  现如今,我们很欣慰地看到WC同学已经过上了幸福指数很高的小康生活。儿子如愿考上了211WC已成为某高校的副教授,老婆也托他的福住上了一所大房子。


  其实,他不清楚,在被温暖的同时,他也温暖了我们。人生有太多的起伏,奋斗不用喊口号,扎扎实实去做,一定可以改变命运。励志不只是教科书里的故事,是活生生的存在。这次遇见,也颠覆了某些同学一地鸡毛的三观。


  大学的遇见,在漫长的人生道路上,不只是一道美丽的风景,有时还会是避风港,是雪中炭,是及时雨,是百年修的同船渡。


  所以,务必珍惜大学校园里的这段美好遇见。


  毕业20多年了,发现这段遇见会延续,会再生,会衍生出更多的神奇。


  出差到某一个城市,因为有大学同窗在此,忽然发现这个城市有了人情和魅力,便想方设法驻留一夜。男生,再好的酒量,也会酩酊大醉;女生,突然听到那么多表白的话,特别想时光倒流,真的假的照单全收。


  有一位同学因病早去了,临终前托孤给大学同窗,众人会设法以各种方式去看望他留下的老和小;填报高考志愿时,孩子妈提议要报考他爹曾就读的院系,同窗们听后竟一时凝噎……有了微信群,大学同窗齐刷刷地聚齐了。当然,因为 政见不合,还会像大学宿舍里的卧谈会那样,虽四十好几的人了,依然会争的脸红脖子粗,恨不得把对方一拳击倒。意气风发的人 一言不合就退群,很快又被拉回来,自我解嘲一顿,硝烟一散而去,你侬我侬惺惺相惜的话题又让满屏春意盎然……就是现在,我工作被外派某城,跟这座城市里的同级同班的三个学中文的女子还常聚,抢着爆料,抢着付账,谈着旧事,道着年华,仿佛在曲师萃华园里,四个女生在烂漫春光中笑靥如花……张爱玲说: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末了,我要说,于曲师校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幸之所幸,人生财富。

(作者系我校90级中文系校友,现为大众报业集团主任记者,齐鲁晚报系鲁南商报执行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