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系曲园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系曲园 > 正文 情系曲园

曲园给予我的终生受用

作者:发布日期: 2017-10-18浏览次数:

      岁月不居,时光流转,我大学毕业已然16年有余。从当初意气风发的青涩,经风雨涤荡,步入中年的平静与淡然。有多少个难眠之夜,我都常常忆起曲园的四年求学生涯。或许,年龄一大,人就喜欢回忆旧时光吧。


      1994年的那个金秋时节,我从泰山脚下的乡村中学,来到了农田环绕的曲园,空气中弥漫着秋收的甜蜜气息,很熟悉的味道,没有丝毫的疏离感。接送新生的学长,是那样的朴实;尚未拆除干净的老校门,还有前苏联建筑风格的西联教室,见证了曲园的沧桑与厚重底蕴。


       曲园,就是我梦中的象牙塔模样。晨曦中,浓密的林荫道边,泡桐树旁的一排排座椅上,石桌边,萃华园里,在广播声中,捧书晨读的同学随处可见。傍晚时分,南操场的篮球场,北操场的足球场上,骚年们矫健的身影挥洒青春的汗水与欢笑。我们的宿舍,从南公寓搬到西公寓,夏天不热,冬天不冷,楼下就有物美价廉的小吃摊,真乃宜居之所。学校食堂更是让人回味,学三食堂、教工食堂,是我最爱去的,肉炒土豆丝几乎吃了四年。


       尤其值得一说的是,与曲园一墙之隔的孔府家酒酒厂,每每在东门那条街上晾晒酒糟,东南风一吹,整个校园里都洋溢着浓郁的酒香。有人说,曲师大的学生酒量都很大,大概源于这日复一日的酒精考验与修炼吧。


      当年尚算新建教学楼的文史楼云集着中文政治历史三大系,相当高大上,我们48人一个固定教室,男女同学各半,美女帅哥济济一堂,每人一个实木小桌,特有归属感。后来回去看了看那间一楼的教室,竟然有些物是人非之感,黯然神伤了好一阵子。


      而我们的老师更是个个身怀绝技,各有特色。冯继康老师讲授经济学,可谓热情洋溢,条理清楚,信息量巨大,只可惜我当年太年轻,没有珍惜好好学。李安增老师讲课慢条斯理,和风细雨,润物无声,我们如坐春风。年迈的陈治安老师坐着讲资本论课程,更是能把苦涩难懂的理论抽丝剥茧,大部头让我们不再头大。刘冠军老师学富五车,把自然科学讲得天花乱坠,让我们顿时对自然界充满了敬畏感。而贺同江老师讲逻辑,口若悬河,擅长头脑风暴,常常考验我们的跳跃性思维,我们只能支棱着耳朵认真听,否则跟不上趟儿。段文阁老师显然是演讲家一个,口才颇佳,每一堂课都是一次精彩的演讲。刘琦老师带我们在附中毕业实习,她严谨认真,险些没让我顺利通过。而辅导员乔正高老师、张益刚老师、王万民老师风格相似,都文质彬彬,温文尔雅中透着一丝严厉。


      在这里,有大楼,更有大师,真真是大学也。或许,老师们讲授的课程,如今我们都忘干净了,但是他们给予的世界观与方法论,教我们如何做人如何做事,让人受益终生。


     1998年,大学毕业后我到了山东科技大学从事政工工作,有一个学期也代课讲授马克思主义原理。登上三尺讲台,方知学生与老师之差别。做学生的,你可以松懈,但作为教师,为人师表不说,容不得半点马虎,学识修养真的要做到,给学生一滴水,须自己先准备一桶水,否则就是误人子弟了。现在想来,我常常自责,后悔没在求学时打好基本功,耽误了那些孩子。


      2002年,我彻底告别了大学校园,转行做起了齐鲁晚报记者。这样的人生拐点,也多少得益于曲园的培养。在大学时,我常去的就是号称有百万册藏书的图书馆了。那时里面的书籍新的不多,但总有一本适合我。四年下来,我的读书笔记竟然也做了四五十万字。这是一笔财富,我的内心得到了充盈,文笔得到了砥砺,并养成了撰稿写作的习惯。我做了一个统计,大学四年,我在校外报刊上发表了100多篇文章,稿费竟然有5000元之多。可以说,上大学之后,我基本上实现了自给自足,没再跟家里要钱。在曲园,我积极参与校学生会工作,在马恩老师、李健老师、池福安老师、神彦飞老师的指导下,主编了近两年的《学团工作》刊物。采访编辑水平得到了实战的锻炼。


      在齐鲁晚报的日子里,我愈发发现,我新闻写作能力的提升,工作后的学习效果,远远不如当初大学四年的那段时光见效。我在一些讲座上,经常告诫提醒年轻学子,一定要珍惜四年大学时光,它是人生之路的奠基石,你若飞得更高远,有后劲儿,请珍惜这短短的一千多天。我的同班同学中,这样的例子太多了。当然,我就是一个反面典型。


     人生何处不相逢。不知是命运的特意安排还是一种巧合,2012年的春天,我被报社派到了日照记者站。在日照,我又与曲园产生了人生交集。当年的政治系,现在已发展壮大成了三大学院,而我的很多老师也都来到了这座滨海小城工作生活。在老师们身上,我发现岁月并不是一把杀猪刀,他们一点也没变老,就像当年在曲阜时的样子。再次相聚时,他们依然仍把我看作自己的学生甚至孩子。乔正高老师还是那样威严,批评说我都有些驼背了,注意挺直腰杆。张益刚老师收到了我的书后先是表扬了一顿,接着说书印刷值得有待提高。胡长春老师依然是那样的和蔼可亲,虽然多年不联系,一见如故。而高我一级的大师兄肖龙航业已成了传媒学院的党总支副书记,安排学生到齐鲁晚报实习时,丝毫不把我当外人,一下子送来了20人要我照单全收。


      直率,坦荡,这或许也是曲园的一种人文精神吧。曲园给予我的,实在太多,我无以回报。我想,努力做事,踏实做人,无愧人生足矣。

(作者系我校94级政治系校友王封)